書種分類 > 世界,中國文學 / 文學雜誌 / 文學理論研究
 

《短篇小說.第20期(8月號/2015)(雙月刊)》

內容簡介  
盛夏,天亮得過頭了,幸好午後經常一陣急雨,稍稍解除了乾渴的躁熱,可那雨又不能太大,若不慎倒滿了,漫患成災,街道變溝渠,人渡不了岸。

「世事總是相像。」
情欲的浮動,一如炎夏驟雨,迷亂走竄,無岸的水急尋出口,竟一路從北國奔至南島,沿著太平洋西側的弧線行過一遍,將大島、小島,以及半島上偶然匯聚的幽微心事,折射回來。
從櫻花滿開的哲學之道,行至泰國鄉間火龍果比人高的田埂上;自台灣南部小鎮椰子樹成排的校園,到菲律賓豔金暖香妝點的坐檯酒吧……流竄其間的暗流、暗香、暗語,無一不是竊竊的提示,總有那麼一刻的迷惘不能曝曬於烈日之下,張揚,欲念便無能存活,是以晦暗才是救贖之道。江文瑜〈菓子屋裡の蟬刺青〉,拘謹老教授突然彆扭著掏出刺青貼紙示愛,大概被谷崎潤一郎附身了才生出的勇氣,不該聽見的蟬鳴激烈狂歌,但一下樓梯,那佝僂的身影又把氣魄用光了。鄭順聰〈有椰子樹的學校〉帶出湛藍色天空下的細碎耳語,明明是萬里無雲,但多事的藤蔓無法停止找尋陰暗。陳瀅巧〈早春〉從打亂一切的驗孕棒開始,兩條線浮現的卻不是理所當然的幸福,心思從來不是理所當然的單純。青木瓜絲與生芒果的酸甜味引出了盧慧心的〈蛙〉,編彩繩的老人指向樹林深處,兩隻金色花紋的蛙類從心底跳出。連明偉〈情人們〉把人和魂都帶到「番仔島」,強悍老鴇奶奶濃郁精油香的房內,厚白的粉妝下,誰管誰的身世。李鴻駿〈海怪〉書寫由金門開始的漂泊,離開與留下,都是不能言明的命運。安卓一傑〈離家出走〉的那場婚禮,則是另一場投生的輪迴,償還不了的債,終會積欠下去。
字母N,對應的詞「Nomade」,亦即「游牧」——游牧者就是不移動的人,他們因為拒絕離開所以成為游牧者。屈服於侷限,在有限的自由裡殺出生存之途徑,畸零的,跛足的,失智的,以及毀滅過後的世界、一無所有的人生,在那麼難以爽朗的時刻,存續著,荒廢至死,卻活了過來。
 
作  者 初安民
系  列 短篇小說
出版 社 印刻文學生活雜誌出版有限公司
出版日期 2015年8月1日
書  度 14.8x21 cm
頁  數 224
釘  裝 平膠裝
國際書號 9772227752000
書  價 HK$80
返回頁首
返回前頁
 
 

第 1 位:
 

第 2 位:
 

第 3 位:
 

第 4 位:
 

第 5 位:
 

第 6 位:
 

 

第 8 位:
蜂鳥出版:
《靜觀生活30天》
 

第 9 位:
 

第 10 位:
 

第 11 位:
點子出版:
《螞蟻窩》
 

 

 

 

第 15 位:
亮光文化有限公司:
《擠逼關係》
 

第 16 位:
亮光文化有限公司:
《麻甩女子祖——吃貨圖鑑》
 

第 17 位:
白卷出版社:
《我們在一起》
 

第 18 位:
 

第 19 位:
點子出版:
《無異之初》
 

第 20 位:
 
 
(C) Copyright 2019 Global China Circulation & Distribution Limited. All rights Reserved.
 
 
泛華發行代理有限公司版權所有